清洛°

钢琴

  男孩很爱音乐,他经常快乐地唱着歌。从被阳光染上金色的湖畔到有着白色麋鹿的山林。随着麋鹿的脚步,他穿过花丛,跨过清澈的小溪来到小木屋前。
   “打开这扇门” ,一个声音轻轻地萦绕在男孩耳旁,慢慢钻进体内,直至心脏。男孩不由自主地走近木屋。当门被推开,他看到一个穿着黑白裙子的女孩。
  当男孩用指尖触碰到女孩冰凉的肌皮肤时,女孩开始轻轻弹着钢琴和上男孩的歌声,多么美妙而又协调的旋律。
  男孩爱着女孩,女孩则做出承诺——我会永远在你身边。
  女孩做得很好,她永远在男孩身边。她能耐心听男孩倾诉,使琴声随着男孩的情绪变化。只是,她不说任何一句话。男孩的心渐渐如女孩一般变得冰凉,血液不再随着怒火沸腾。
  男孩不再快乐,歌与琴声低沉而哀伤。他如一头困兽,而小木屋则是牢笼。他问女孩,是否还爱自己,得到的只有混乱无序的琴声。男孩任由一切腐朽,钢琴被灰尘覆盖,小木屋结满蛛网,歌声与琴声一同沉寂。
  可是,钢琴却被再次弹奏,带着毁灭的旋律。琴声停止时,留下了满地的残红和一些黑白的碎片。
  人们惊惧地推开木门,他们开始惊叫。男孩的父亲打着男孩,母亲则苦苦哀求。在悲伤和腥臭中,男孩只是一个垂死的病人。
  小木屋的门还会被谁推开呢?

灵感来自德国战车的Klavier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感谢战车给我的灵感。

萤火

  我在漆黑的午夜醒来,借着微弱的烛光,轻轻走到教堂。一排排长椅整齐地排列着,带着庄严与神圣。我掏出一块细软的白绸细心地擦拭圣经,尽管它很干净,我带着满足感抬头,仰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。我看到他的血顺着十字架缓缓流下与夜色交织为暗红色,我虔诚地划着十字祈祷却不知道自己在祈求什么。暗红的血渐渐将我吞没,我感受到生命的流逝。
  一个声音反复在我耳旁低语,神说,要爱自己的邻居。我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回答:我没有妻子,我必须爱自己的邻居。
  我会给邻居们分发圣餐,也爱着每一个唱诗班的孩子,特别是那个唱高音有着漂亮的蓝色眼睛的男孩。我总是给他更多的爱,我会亲吻每一个孩子,对于他,亲吻的时间会更长一些。他被允许进我的房间,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。罪孽渐渐盘踞,在这里筑巢,但我相信男孩纯洁的灵魂能洗刷罪孽。
  烛光开始闪烁,烛火乱舞着像一只只萤火虫。它们飞舞着,带着我回到那个夜晚。“神父,神父……”唱诗班的男孩喊着我,就像那个夜晚我拼命地喊着我的火中的神父。善良的女人抱着我,防止我跑向神父。充满正义的男人们对我的神父喊着“畜牲去死吧!”。我无助地按着神父教我的方式祈祷,希望他能的救。但是,我毫无作用。我看到他的皮肉随着他的祈祷声逐渐消失,他化为焦骨,化为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向远方。那一刻我明白,我再也不能感受他温暖的怀抱,不能看到我和他独处时他眼中炙热如火的眼神。那一刻我感觉我心中的什么东西像萤火虫般飞走了。
  “神父神父……”唱诗班的男孩焦急地喊着我,拉回了我的思绪,我又看到了那暗红的血和闪烁的蜡烛。他的泪水从脸上滑下,低落在我的脸上。暗红的血色最终蔓延到了我的眼睛里,我再也看不到男孩,听不到他的呼唤了。罪孽将永远燃烧在地狱的火中。
  一个男孩追逐着萤火虫跑过,他的身后没有光。

灵感来自德国战车的HALLELUJA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