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洛°

Mutter

  我们为战争而生,却不能毁灭于战火。

  我们的出生没有爱与欲的结合,只有可悲的冰冷试管的碰撞。唯一的带来了几个月温暖的子宫被丢弃,我们不知道她是否属于我们的母亲。

  我们惊人的一致,整齐划一,哭声像是进军的号角,拉长的腔调无法表达任何该有的情绪。

  我们被禁止拥有自己思想,我们没有读过童话书,但我们必须读绝对权威的教条,重复,重复,直到它无法被抹去,成为我们的本能。

  我们不是机器,我们有自己的信仰,是虔诚的教徒。领袖是我们最权威的神。

  我们本该是战场上令敌人畏惧的武器,战争却可笑地提前结束。于是,我们撕下身上的所有标签,将自己抛进战争留下的垃圾堆,每天像狗一样疯狂抢夺残羹剩饭使自己活下去。

  我们中的一部分被关进牢房,这不可悲,他们实际上是被羡慕的,冰冷的铁窗能唤醒他们和我们心中的某些部分,那些似乎是脑海里本来就存在的东西。

  意外透过铁窗渗入黑暗的月光使他们惊叹,Mutter……Mutter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呼唤什么,或许是一个人,那个人的肺里住着一条鱼,那条鱼美丽迷人,总是在月光中游弋,她唯一的职责是——产卵!

  Mutter……Mutter……呼唤声渐小,他们和我们的脸上划过一种被称为眼泪的东西。这种呼唤会在某一天彻底消逝,到了那一天没有人再会想起什么。


  灵感来自Rammstein的Mutter。


评论

热度(5)